百倍配资平台www.ok518.cn 数据港 新基建的落伍者

来源:http://www.sanhope.cn 时间:04-03 19:23:39

  虽然数据港(603881)绑定了阿里这种大客户,也在积极扩产,但是公司营收变得单一,在这拨新基建红利中可以分成的比例相对较低。同时由于公司借款负担较重,资金压力巨大,折旧负担重,能否如期获取足够的收益来偿还贷款和利息,还未可知。

  本刊特约作者 李国强/文

  随着最近5G等新基建概念的兴起,A股的数据港(601881.SH)也受到了追捧。作为一家从事IDC机房的企业,公司从工业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概念开始,就被归入了各色概念股中。但公司的核心业务并没有改变:为各大软件商提供主机托管服务。

  3月13日晚间,数据港发布了2019年年报称,报告期内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.27亿元,比上一年减少20.12%;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.10亿元,比上一年减少22.76%。

  年报显示,2019年主要经营数据有所下降,主要是解决方案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;部分客户业务调整不再续租,机柜下电导致收入减少所致。

  行业高速发展和公司业绩的背离

 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使用在线的方式办公,春节之后的复工潮以来,钉钉后台系统峰值流量不断创下新高,通过连续在阿里云上扩容十几万台云服务器,钉钉平稳度过了流量高峰。

  基于阿里云弹性计算资源编排调度服务,钉钉在短短2小时内新增部署了超过1万台云服务器,创下了阿里云上快速扩容的新纪录。

  作为阿里的IDC众多提供商之一,数据港提供了多少云服务器,尚不得而知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整个2019年是云计算、大数据发展异常迅猛的一年,为了应对行业的庞大需求,各大IDC企业都在扩张。根据IDC圈数据显示,2019年,中国IDC业务市场总规模约为1228亿元,同比增长29.8%。

  但数据港的业务却相对萎缩了。

  从分项营收看,公司的核心业务――IDC批发业务还在缓慢增长,从6.49亿元增加到7亿元,但IDC解决方案营收下降较大,从2.4亿元下降到539万元,几乎归零。

  所谓IDC解决方案业务,是指设计规划咨询、数据中心整体解决方案业务、数据中心改造业务、第三方托管服务等业务。

  什么是IDC批发业务?从公司年报中给出的定义看,这种批发业务更像是一种外包和代运营业务:公司根据客户的要求和标准建设施工数据中心,建成后客户将服务器及相关设备安放在公司修建的数据中心内,由公司提供电力、进行运维管理并收取托管服务费。

  由此可见,公司营收下滑的核心问题是营收变得过于单一,给客户提供的“增值服务”下降了,从长远来看,批发业务的技术含量不高,可替代性比较强,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也有所下滑。2018年,IDC解决方案占的营收比例为26.99%,因公司客户流失,2019年相应的业务也几乎为零,这类业务大多为客户量身打造,属于定制化产品,具有较强的黏性。

  IDC行业的重资产特点

  在高科技行业中,IDC从事的是最“粗老笨重”的业务。需要购置海量的服务器,为了安置这些服务器还要建设机房,需要采购保障运营的UPS、空调等专业设备。所以从财报来看,这类公司通常是“重资产”经营风格。

  但它们和传统的重资产行业(如钢铁、汽车)又有所不同,专业设备淘汰率比较快,服务器的硬盘、内存等配件,通常两三年就要更换。因此,折旧年限对公司的财报质量影响非常大。

  数据港的房屋建筑物折旧年限为20-30年,专用设备折旧年限为10年,通用设备的折旧年限为5年。

  而2019年年报显示,截至当年年末,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的账面价值合计达到27.73亿元。其中,固定资产为15.1亿元。从其构成看,公司大部分资产为专用设备,金额为10.45亿元,全年计提折旧1.27亿元。

  考虑到公司的净利润为1.1亿元,可以说,专用设备的折旧年限对公司的业绩影响非常大。

  那么,10年的折旧期是否合理?企业之间差异比较大,很难一概而论,但可以和业内同行进行对比。

  光环新网(300383)(300383.SZ)的电子设备折旧年限是3-10年,金额为9.6亿元,比数据港略低,但同期计提折旧为1.73亿元,多提了5000多万元的折旧。

  假设数据港按照相似的情况计提折旧,那么公司的净利润差不多要下降35%以上。

  另外,重资产行业的在建工程容易被当成一个筐,根据会计准则的要求,只要不转入固定资产,在建工程是不需要计提折旧的。很多重资产公司会尽可能地拖延在建工程转资时间,甚至把很多不必要的费用计入在建工程。由于上市公司对在建工程的披露相对简单,投资者很难看清在建工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。

  但是通过重要在建工程项目表的内容,还是能看到一些信息。

  比如数据港的重要在建工程表中,有几个不太合理的项目:一是深圳创益二期项目,工程累计投入超过预算的104%,仍未转资;二是HB33项目工程累计投入预算75%,已经转资了4.15亿元,转资额超过预算的50%;三是公司大部分在建工程项目都进行了利息资本化,资本化利息金额超过2200万元。

  虽说工程投入超预算是一种常态,但是在已经超预算的情况下,未进行一分钱转资,这并不是常态处理方式,大部分情况下,工程投入超过三分之二就会有大量转资的项目;根据会计准则规定,符合条件的利息是可以计入在建工程,从而成为固定资产的一部分,但是除了房地产企业,很少有公司采用利息资本化,而通过利息资本化的方式,大幅降低了财务费用支出,从而变相增加了净利润。

  沉重的资金负担

  数据港年报显示,在建工程里合法“隐藏”了2200万元的贷款利息,公司的利润表里还有6200万元的利息。2019年,公司合计利息开支接近8500万元,和1.1亿元的净利润相比,公司辛苦一年,赚的钱竟然和银行利息差不多。

  这说明公司的资金使用成本非常沉重,对比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可以发现,公司近年来资金方面的动作非常大。

  资产负债表显示,公司2019年账面短期借款6.5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4.6亿元,长期借款7.2亿元。现金流量表显示,公司自2018年以来开始扩大了固定资产投资,当年购入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的现金开支7亿元,2019年更是高达12亿元。2017年,公司资产总额16.89亿元,经过两年大跃进,公司2019年年底的资产总额翻了一番还多,超过37亿元。

  只不过,公司的大手笔大投入并没能带来足够的营收和利润,其背后的巨额借款给公司的经营带来沉重的压力。

  投资者往往对上市公司的成长性抱有较高的期待,为了维持合理市值,很多上市公司也是绞尽脑汁地扩展经营。在业绩遇到瓶颈的时候,进行产能扩张是一种常态。但是扩张过程中,资金来源不同,对企业的影响不同。

  A股上市公司中,常见三种筹资扩产的方式,第一是增发,用投资者的钱新建生产线或者并购子公司,这种方式常见于较大规模的扩张;第二是银行贷款,这种筹资方式比较常见,对未来业绩有明确预测的时候,贷款扩产,产能实现后轻松还贷;第三是用闲置资金,采用这种方式的都是财大气粗的公司。

  诸多上市公司用事实证明,采用银行贷款扩产的,经常会陷入泥潭。因为公司决定扩产,说明经营遇到了压力,选择银行贷款,则说明资金不足,公司存在着资金周转不佳的风险。在经营压力和资金周转不佳双重挤压下,很可能会进入恶性循环。

  数据港2019年现金流量表显示,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下滑了43.26%,预示着公司回款质量不佳,从财务数据看,未来的经营充满不确定风险。

  5G时代的机遇和风险

  随着5G新基建的启动,IDC行业充满了机遇和风险。数据港彻底转型为IDC批发业务,绑定了阿里等超级大客户,蜕变为机房的建设承包商。一方面虽然可以维持相对稳定的收入,但是另一方面,公司的创造性和毛利率都不能得到保障。年报显示,公司的研发投入仅占营收的3.67%。

  在网速越来越快的5G时代,对机房的带宽和速度要求也越来越高,虽然公司绑定了阿里这种大客户,公司扩产大概率是因为相应的大客户的业务扩张导致。但是公司不运营服务器等核心硬件资产,在这拨红利中可以分成的比例相对较低,同时由于公司借款负担较重,从资产总额看,两年几乎靠贷款再造一个数据港公司,资金压力巨大,折旧负担重,能否如期获取足够的收益来偿还贷款和利息,还是个未知数。

同花顺上线「疫情地图」 点击查看: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地图>>>

原标题:美国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录得328万 达到纪录高位的5倍

原标题:对新一轮经济衰退的悲观情绪改变了美国风投对2020年的预测

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?